三都律师网!本站推荐三都律师!

吴某1与谭显山共有权确认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贵州省独山县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8)黔2726民初1557号

  原告:吴某1,男,2007年4月18日生,苗族,贵州省独山县人,住独山县。

  法定代理人:饶某,女,1984年3月4日生,汉族,贵州省独山县人,住独山县,系原告吴某1之母。

  委托诉讼代理人:徐卓熙,独山县法律援助中心法律工作者。

  被告:谭显山,曾用名谭小三,男,1984年11月12日生,布依族,贵州省独山县人,住独山县。

  委托诉讼代理人:王兴翔,贵州天宝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吴某1与被告谭显山共有权确认纠纷一案,本院于2018年6月20日立案,依法适用简易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吴某1的委托诉讼代理人徐卓熙、被告谭显山及其委托诉讼代理人王兴翔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吴某1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判决确认被告谭显山购买的位于独山黔桂商贸物流城9栋2—5号房屋所有权为原、被告共同共有;或者判决被告返还原告吴某1购房出资款10万元,并按年利率24%计算从2013年11月8日至付清出资款为止的利息;在诉讼过程中,经本院释明后,原告明确诉讼请求为确认位于独山黔桂商贸物流成9栋2—5号房屋为原、被告双方共同共有。2.本案诉讼费用由被告承担。事实和理由:原告与被告谭显山原系继父子关系,2013年11月8日,被告购买位于独山县××开发区黔桂商贸物流城9栋2-5号商品房时,原告吴某1出资10万元共同参与购买,被告承诺办理该房产权手续时,在房产证上加原告吴某1的名字作为共有权人。现被告已办理取得该房屋所有权相关手续,但没有兑现其添加原告吴某1名字为共有权人的承诺。

  谭显山辩称:2013年11月8日,其与原告吴某1之母饶某共同购买独山县××开发区黔桂林商贸物流城9栋2-5号商品房,首付款200999元,其中被告出资15万元,原告吴某1之母饶某出资50999元,原告吴某1当时只是6岁的小孩,根本没有参与出资购房。2015年7月6日,被告与原告之母登记结婚,2016年2月4日,双方离婚就共有财产分割时已明确约定在独山县××开发区黔桂商贸物流城购买的9栋2-5号房屋归被告所有。综上,原告不是争议房屋的共有权人,请求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当事人围绕诉讼请求依法提交了证据,本院组织当事人对证据进行了质证。对当事人质证无异议的户口簿、身份证复印件、收据、交款单、结婚证、离婚协议书、离婚证、保证书、承诺书、商品房购销合同、关于房屋归属的约定,本院予以确认并在卷佐证。被告提交刷卡单据3张,用于证明其于2013年11月8日两次刷卡支付房款共计97000元的事实,经查,被告提交的3张刷卡单据虽系证据原件,但该单据由于时间较长或者其他原因已经不能辨认所记载的刷卡消费记录,对其真实性不能确定,故本院不予采信。

  根据审查确认的证据及原、被告双方当事人的陈述,本院认定事实如下:2013年11月8日,被告谭显山(曾用名,谭小三)与原告吴某1之母饶某共同作为乙方与甲方中核独山置业发展有限公司签订《商品房购销合同》,合同载明买受人为饶某,共同买受人为谭小三(公民身份号码),标的物为甲方预售的独山县××开发区黔桂林商贸物流城9栋2-5号商品房,该房屋建筑面积为156.24平方米,售价为399999元,付款方式为签订合同时支付200999元首付款,余下199000元通过银行按揭贷款支付,合同还约定交房时间及相关违约责任。同日,被告谭显山向原告之母饶某出具承诺书一份,该承诺书记载内容为“房产证出来的时候加上儿子(吴某1)名字。吴某1在买房时出有拾万元(100000)”,署名“谭小三,2013.11.8”,谭某、吴某2作为证明人在该承诺书上签名。2015年7月6日,饶某与被告谭显山登记结婚,2016年2月4日,双方到民政机关协议离婚,并签订书面离婚协议约定本案争议的独山黔桂物流城9栋2-5房屋的所有权归谭显山所有,房屋贷款由谭显山偿还,饶某需协同办理变更手续,过户费用由谭显山负责;位于独山××××步行街的“沸点”KTV归饶某所有,店面8万元贷款由饶某偿还。离婚后,饶某多次与被告谭显山就财产分割问题发生纠纷,并于2016年7月26日书写“关于房屋归属的约定”,再次对争议房屋归属问题进行约定,该协议记载内容为“坐落于独山黔桂商贸物流城****的房产,产权人为谭显山与饶某夫妻双方共同所有,现经夫妻双方共同协商,一致同意上述房产登记到谭显山名下,产权归其单独所有”。

  本院认为,共有是指两个以上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对同一动产或者不动产共同享有所有权或者他物权。共有权的形成多基于共有人间法定的特定身份关系,如家庭关系、夫妻关系或者共同继承关系等或者基于共有人的约定,如赠与、共同出资购买等。本案中,原告诉请确认讼争房屋为其与被告谭显山共有,理由是购房时原告参与出资且被告承诺办理房产证时加上原告的名字,即原告所诉共有权的形成基于双方的意定而非特定的身份关系,故本案讼争焦点为原告是否参与出资及被告谭显山的承诺是否能导致共有权的产生。

  关于原告吴某1是否为共同出资人方面。原告吴某1生于2007年4月,2013年11月购房时其6周岁,自身不具备10万元购房款的出资能力。庭审中,原告方称其出资的10万元系原告父亲去世前交给其姑妈吴某2保管,购房时吴某2携带10万元现金交给房开的,并申请了吴某2作为证人出庭作证,另外,被告谭显山也于当日向原告之母书写了承诺书一份证实了原告参与出资购买争议房屋的事实。经查,吴某2证词主要内容有“吴某1的父亲去世了,10万钱是吴某1的父亲去世前交给我保管的……10万元是我直接到银行取款,拿10万元现金到黔桂商贸物流成交给房开的,当天取钱,当天交款就写下承诺书”、“钱是带到房开商那里,交给谁的我拒绝回答”,而另一名证人谭某证词的主要内容有“我只清楚钱交给开发商,我没有看见钱,具体的记不清楚了”,证人吴某2陈述了向房开商交纳10万元现金,但对交钱的细节问题(具体交钱给谁、是否出具收款单据等)陈述不清,证人谭某也不能证明吴某2是否有交纳10万元钱的行为,另外,原、被告双方均提交了当日房开商中核独山置业发展有限公司出具的交款单,该交款单为格式单据,填写部分的内容主要有“交款时间2013年11月8日,客户姓名饶某,房号S9-2-5号,应交金额130999元,实交金额130999元,交款方式勾选现金和刷卡”,另外该收款单据右上角用笔标注“现金33999.00,刷卡97000”,双方提交的交款单证明当日作为购买方的饶某及被告谭显山共交纳房款130999元,其中现金为33999元,刷卡97000元,与证人吴某2的证词相互矛盾,吴某2是原告姑妈与原告有亲属关系,且该交款当双方均予认可,故对证人吴某2的证词不予采信,原告方诉称购房时出资10万元的诉讼主张不能成立,本院不予采纳。

  关于被告谭显山的承诺是否有效,是否能够导致原、被告双方共有权的形成问题。书写承诺书时,被告谭显山与原告之母饶某认识并共同生活半年时间左右,从承诺书上记载的文字“儿子”已可看出,此时双方关系暧昧,被告谭显山称系基于双方当时的关系而书写的承诺书,上文已述原告并未实际参与出资,该承诺书可视为一种赠与法律关系,《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八十五条规定“赠与合同是赠与人将自己的财产无偿给予受赠人,受赠人表示接受赠与的合同”,第一百八十六条规定“赠与人在赠与财产的权利转移之前可以撤销赠与”,故在该房屋权利转移前,被告谭显山有权撤销赠与。

  综上所述,原告吴某1诉请确认本案讼争房屋为其与被告谭显山共有及诉请被告谭显山返还出资款10万元并支付利息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的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原告吴某1的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减半收取为1150元,由原告吴某1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以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贵州省黔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

  审判员

  罗腾光

  二〇一八年八月十日

上一篇:李德华与四川省华城建筑有限公司、张能飞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下一篇:韦某1与刘咸余、中国人寿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黔东南州中心支公司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