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都律师网!本站推荐三都律师!

韦某1与刘咸余、中国人寿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黔东南州中心支公司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贵州省丹寨县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8)黔2636民初352号

  原告韦某1,男,布依族,2010年5月8日生,贵州省三都水族自治县人,住贵州省三都水族自治县。

  法定代理人韦某2,男,布依族,1987年8月20日生,贵州省三都水族自治县人,住贵州省三都水族自治县,系原告之父。

  委托诉讼代理人王兴翔,男,贵州天宝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刘咸余,男,汉族,1967年12月13日生,重庆市大足县人,户籍地重庆市大足县,现住丹寨县。

  被告中国人寿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黔东南州中心支公司。

  住所地:贵州省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凯里市文化南路与环城东路交叉口东北侧清华苑****。

  法定代表人贾强,总经理(未到庭)。

  委托诉讼代理人罗恒,男,布依族,1994年1月15日生,住,住贵州省凯里市公司员工。

  原告韦某1诉与被告刘咸余、中国人寿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黔东南州中心支公司(以下简称“人寿保险公司”)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案,本院于2018年5月14日立案受理,同年7月3日,依法由审判员潘国先适用简易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法定代理人韦某2以及委托代理人王兴翔到庭,被告刘咸余和被告中国人寿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黔东南州中心支公司之委托代理人罗恒到庭参加诉讼,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诉称:2017年8月8日14时35分,被告刘咸余驾驶贵H×××**号小型轿车沿丹寨县××商业街内道路由岩峡井往振兴路方向行驶,当行驶至丹寨县××商业街水井有道路中心实线,无过街设施的路段时,将原告韦某1撞伤住院。被告刘咸余驾驶的车辆在被告人寿保险公司购买强制保险和第三者责任商业险。该事故给原告造成巨大的经济损失,并且原、被告双方就损失未能协商处理,故诉至人民法院,请求判决:1、被告刘咸余向原告赔偿因道路交通事故致人伤害的各项损失赔偿金共104079.97元﹝其中医疗费2216.3元、交通费1150元、护理费36000元(护理人数两人,护理天数120天,150元/天/人计算)、住院伙食补助费6800元(68天×100元/天)、营养费4500元(90天×50元/天)、后续治疗费13343元(鉴定意见书为准)、残疾赔偿金19416.67元(两个十级伤残,2016年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8090.28元×20年×12%)、精神损害抚慰金20000元、医疗辅助物品655元﹞;2、被告中国人寿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黔东南州中心支公司在保险责任范围内承担上述第一项中相应赔偿责任;3、判令两被告承担本案全部诉讼费用。

  在举证期限内,原告提供下列证据材料:

  1、身份证、企业信息,用以证明原告、法定代理人身份信息及被告身份信息。

  2、交通事故认定书,用以证明交通事故发生的时间、地点及责任分担情况。

  3、司法鉴定书,用以证明原告的伤残等级和后续将发生的医疗费用等情况。

  4、医疗病历,用以证明原告受伤住院的情况,住,住院实际天数69天院休息三个月。

  5、医疗发票、交通费以及收据,用以证明原告因交通事故支出医疗费、交通费和购买辅助用品费用的事实。

  被告刘咸余对原告提交的证据没有异议。被告人寿保险公司对原告提交的1、2、3组证据没有异议,对第4组证据没有异议,但住院天数应当按照原告诉请中的68天为准,对第5组证据认为医疗费和交通费要求按照票据金额进行判决,对于购买的辅助用具不属于保险公司的赔偿范围。

  被告人寿保险公司辩称:医疗费请人民法院予以核实,交通费应当按照来往的时间地点依法判决。护理费因原告未提供护理发票,应当按照贵州省上一年度居民服务业标准,按照单人护理,参照鉴定意见书期间折中90天计算。伙食费认可50元一天,营养费认可30元一天并且参照鉴定意见期间折中90天计算。残疾赔偿金计算的赔偿系数应当按照11%计算。精神抚慰金过高,请人民法院酌情调整。原告家属购买的医疗物品费用不在赔偿范围。请人民法院优先在交强险内分项判决赔付,超出部分在商业险范围分责任判决承担。

  被告刘咸余没有答辩意见。

  被告人寿保险公司为证明其主张,提交下列证据:

  1、报案记录,用以证明被告刘咸余驾驶涉案车辆的投保情况。

  2、打款凭证,用以证明人寿保险公司已经垫付1万元医疗费,请人民法院在判决时予以扣除。

  原告及被告刘咸余对被告人寿保险公司提交的证据没有异议。被告刘咸余没有证据向本院提交。

  经审理查明:2017年8月8日14时35分,被告刘咸余驾驶贵H×××**号小型轿车沿丹寨县××商业街内道路由岩峡井往振兴路方向行驶,当行驶至丹寨县××商业街水井有道路中心实线,无过街设施的路段时,碰撞横过道路的原告韦某1,造成韦某1受伤的交通事故。次日,原告韦某1到黔南州中医医院治疗,同年10月16日出院,住,住院天数68天院西医诊断为:1、右股骨干粉碎性骨折;2、右胫腓骨粉碎性骨折,中医诊断为骨折病,气滞血瘀。住。住院期间的医疗费被告人寿保险公司支付10000元,其余医疗费由被告刘咸余予以垫付。2017年9月18日,丹寨县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对该起事故进行责任认定,结论为刘咸余负此次事故的主要责任,韦某1负此次事故的次要责任。2017年11月13日,原告就事故造成的人身损害向黔南州人民医院法医司法鉴定所委托进行伤残登记和护理、营养时限以及后续治疗费用鉴定。2017年11月20日,该司法鉴定所出具的鉴定意见为:1、被鉴定人韦某1因车祸伤致左肱骨外科颈骨折构成十级伤残、右肱骨外科颈骨折构成十级伤残;2、被鉴定人韦某1护理时间评定为60-120日,营养时间评定为60-90日;3、被鉴定人韦某1后期治疗费预计13343元。

  另查明:被告刘咸余驾驶贵H×××**号小型轿车,在被告人寿保险公司投保交强险、第三者责任保险等险种。事故发生时车辆处于保险期间内。

  本院认为:公民的生命健康权依法应当受到保护,当公民的民事权益受到侵害时,被侵权人有权请求侵权人承担侵权责任。本案中,被告刘咸余因未按照操作规范安全驾驶,导致本次事故的发生原因,被告刘咸余负此次事故的全部责任,故被告刘咸余应当承担事故造成损害结果的侵权责任,但基于被告刘咸余与被告人寿保险公司之间的保险合同关系,造成原告人身损害的侵权结果应当由被告人寿保险公司在约定的保险责任限额内承担侵权责任的金钱支付义务,不足部分再由被告刘咸余承担。被告刘咸余驾驶贵H×××**号轻型普通货车,在被告人寿保险公司投保交强险、第三者责任保险等险种。事故发生时车辆处于保险期间内。原告同时选择将侵权人刘咸余和人寿财产保险公司作为被告起诉,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四十八条“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损害的,依照道路交通安全法的有关规定承担赔偿责任。”、《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人身伤亡、财产损失的,由保险公司在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六条第一款“同时投保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和第三者责任商业保险的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损害,当事人同时起诉侵权人和保险公司的,人民法院应当按照下列规则确定赔偿责任:(一)先由承保交强险的保险公司在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二)不足部分,由承保商业三者险的保险公司根据保险合同予以赔偿;(三)仍有不足的,依照道路交通安全法和侵权责任法的相关规定由侵权人予以赔偿。”之规定,被告人寿财产保险公司应在保险责任限额内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

  对于原告韦某1因此次事故造成人身损害的各项损失金额,本院认定如下:1、医疗费2216.3元,系原告进行伤残鉴定的鉴定费以及检查费支出,具有医疗票据予以证实,本院予以支持;2、交通费应当以票据载明的金额为限,原告提交的交通费票据金额为304元,所以对于交通费本院只能支持304元,原告诉请超出该部分的本院不予支持;3、护理费应当参照护理天数和人数予以确定,结合原告韦某1的实际年龄,本院认定在住院期间由两人护理,出院后则应当由一人护理。对于护理天数,结合司法鉴定书的鉴定意见,原告诉请护理天数为120天,具有事实依据,本院予以认定。护理人的护理费用,因原告没有提供证据予以证明,故护理人元的护理费应当参照法庭辩论终结签订额上一统计年度居民服务、修理和其他服务业的收入即38568元/年为标准计算。故原告的护理费应当为19865元﹝(38568元/年÷365天×68天×2人)+(38568元/年÷365天×52天×1人)﹞;4、住院伙食补助费6800元(100元/天×68天)、营养费4500元(50元/天×90天)、后续治疗费13343元具有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予以认定;5、残疾赔偿金原告按照2016年度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8090.28元/年计算,未超出辩论终结前的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本院予以支持。本次事故中造成原告两处十级伤残,原告要求计算赔偿系数为12%,本院予以支持。故残疾赔偿金应为19416.67元(8090.28元/年×12%×20);6、结合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被告刘咸余负此次事故的主要责任,原告韦某1负此次事故的次要责任以及造成损害后果的事实。对于精神损害抚慰金,本院酌情支持8000元。对于原告要求支付家属在护理期间购买的日常用品的支出,不属于残疾辅助器具费用,该部分费用的支出应当属于护理费的支出,故本院不再支持。原告诉请的上述医疗费、交通费、护理费、住院伙食补助费、营养费、后续治疗费、残疾赔偿金、精神损害抚慰金共计为74444.97元。对于被告保险公司要求扣除其在原告住院期间垫付10000元医疗费的抗辩主张,因原告在本次诉讼中未要求被告支付医疗费,而诉请中的医疗费实为鉴定费。并且庭审中关于医疗费,被告刘咸余以及人寿保险公司自行要求凭票自行协商。故对于人寿保险公司要求扣除垫付医疗费的主张,本院不予支持。

  因被告刘咸余在人寿保险公司投保交强险和第三者责任保险,上述各项金额的总和并未超过交强险的保险金额范围,故上述赔偿金额74444.97元,应当由被告人寿保险公司承担。

  综上所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十六条、第四十八条,《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第一款、第十八条第一款、第二款、第十九条、第二十一条、第二十二条、第二十三条、第二十四条、第二十五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中国人寿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黔东南州中心支公司在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后十日内,一次性赔偿原告韦某1医疗费、交通费、护理费、住院伙食补助费、营养费、后续治疗费、残疾赔偿金、精神损害抚慰金共计74444.97元。

  二、驳回原告韦某1的其他诉讼请求。

  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后,被告中国人寿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黔东南州中心支公司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金钱给付义务的,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2382元,减半收取1191元,由被告中国人寿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黔东南州中心支公司承担800元,原告韦某1承担391元。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直接向上诉法院交纳上诉费,上诉于贵州省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逾期不上诉,本判决即发生法律效力。

  被告中国人寿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黔东南州中心支公司拒不履行义务的,原告韦某1可以在本判决确定的履行期限届满之日起二年内向本院申请强制执行。

  审判员 潘  国  先

  二〇一八年八月一日

  书记员 肖子文(代)

上一篇:吴某1与谭显山共有权确认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下一篇:杨再平、潘祥云、潘重庆等盗窃罪一审刑事判决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