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都律师网!本站推荐三都律师!

张祥兴与都匀市京都广场业主委员会财产损害赔偿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贵州省都匀市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8)黔2701民初152号

  原告:张祥兴,男,1984年1月5日生,汉族,湖南省邵东县人,都匀京都广场地下商场个体户,住都匀市剑江中路**都市。

  委托诉讼代理人:董智先,系贵州行者事务所律师。

  被告:都匀市京都广场业主委员会,,住所地都匀市京都广场

  负责人:万大波,系京都广场业主委员会主任。

  委托诉讼代理人:王兴翔,系贵州天宝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张祥兴诉被告都匀市京都广场业主委员会财产损害赔偿纠纷一案,本院于2018年1月7日立案后,适用简易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张祥兴及其委托诉讼代理人董智先、被告都匀市京都广场业主委员会委托诉讼代理人王兴翔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张祥兴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判令被告赔偿火灾造成原告的货物损失206777.00元;2、判令被告承担本案诉讼费用。事实和理由:原告系都匀市京都广场地下商场经营百货的个体户。整个地下商场的物业管理由被告负责即每天下午下班后由被告负责值班的保安负责对地下商场清场后关闭电源,锁门。原告和整个地下商场的个体工商户均向被告交纳物业管理费(包括水、电、垃圾处理费)。因此原、被告之间形成物业服务合同关系。2017年7月4日22:59分,京都广场E区商铺发生火灾(经消防认定起火点是原告经营的E37号门面),造成原告E37号,E38号门面内的百货损失共计206777元。根据上述事实,原告认为,由于被告未尽到物业管理应尽的义务即7月4日下午下班后未关闭地下商场的所有电源(除此之外,被告尚存在其它消防违法行为,原告起诉后将收集此方面证据或申请受诉法院调取证据),造成此次火灾,给原告造成上述损失,依法应当承担赔偿责任。特依法起诉,请依法判决。

  原告张祥兴为证明其主张,向本院提交以下证据材料:

  1、原告张祥兴身份证复印件,拟证明原告身份信息;被告质证无异议;2、被告京都广场委员会专用收费单15张,拟证明原、被告之间存在物业服务合同关系。被告质证认为发票是真实的,但是发生火灾的E37号门面没有交纳物管费;3、证人刘某等13人的书面证词,拟证明主要内容为京都广场地下商场以前的物业每晚20时左右有保安关闭所有电源。被告质证认为这些证言前后矛盾,不能推翻消防队的火灾认定书的结论;4、《火灾事故认定书》,拟证明2017年7月4日22点59分在37号门面内发生火灾并造成原告损失。被告质证认为对火灾起火的原因和起火部位没有意见,对于原告总损失60多万元不认可,根据法律规定是需要专职部门去评估的;5、原告库存的货票据,拟证明火灾造成原告损失206777元。被告质证认为原告的损失金额需要通过专职部门评估才能确认数据;6、京都广场地下商场的电源总电表照片2张,拟证明整个商场每天下午下班以后由保安关闭电源。被告质证认为从图片上没有看出拍照地点,并且电表上与本案起火的原因没有因果关系;7、37号、39号的喷淋系统的照片,拟证明在火灾发生时喷淋系统有问题,没有发挥作用。被告质证认为喷淋系统的好坏与本案没有必然的因果关系,因为喷淋系统的设施前期归房开公司管理,后期是归业主管理;8、由邓小青、郑某等13名个体工商户签名的声援书,自愿为原告张祥兴作证证明以下事实:(1)张祥兴、曾匀夫妇租用的E37门面不通电;(2)张祥兴、曾匀夫妇从未在用作库房的E37号门面内使用电器烧水、煮饭,维修电器等使用电源的行为;(3)消防队认定“7.4”火灾事故起火点是E37门面是错误的;(4)京都广场地下商场从开业至今,每天晚上由值班保安负责清场,关闭电源,锁门,电源导致火灾,物业管理有不可推卸的责任。被告质证认为声援书无效,无法认可真实性,不能推翻《火灾事故认定书》,并且保安只关闭公共区域的电源,声援书不能证明原告所证明的内容;9、京都广场外部照片、火灾发生当晚的照片,拟证明公共区域和消防通道划为停车场以后,阻碍了消防车,导致消防车进不去,并且消防栓没有水,是从外面接的水。被告质证认为,从照片上无法看出拍摄时间和地点,原告说消防栓没有水,当时消防队没有对京都广场的消防设施做出行政处罚,就证明京都广场的消防设施没有问题。10、证人赵某、孙某(原京都广场保安),出庭作证,拟证明京都广场在前任京都物管公司管理期间,每天下午7点开始清场,关闭电源、大门。被告质证认为二位证人是之前物业公司的员工,被告业主委员会接手物管后更换了保安人员,二证人与被告有利益冲突,其证言不应采信。12、证人银某、刘某、石某、唐某、郑某(五人为京都广场经营商户)出庭作证,拟证明:在京都物管公司管理期间对京都广场地下商场的管理是关闭电源、大门等,对于被告业委会接管之后的管理,有的认为关闭了电源,有的不清楚是否关闭电源。被告质证认为证人之间的证言不一致,不能客观反映事实,不予认可。

  被告都匀市京都广场业主委员会辩称:1、原告张祥兴在京都广场地下商场共有四个门面,编号分别为25号、27号、37号38号;2、原告张祥兴每月仅交纳25号和38号门面的物管费,27号和37号未交过物管费用。故被告业委会与原告的27号和38号门面之间没有形成任何服务合同关系;3、经都匀市公安消防大队《火灾事故认定书》认定,起火部位是原告37号商铺门面内。起火原因是电磁炉长时间带电工作,蓄积热量引燃周边可燃物;4、被告业委会聘请的保安每天上下班对地下商场的清场只是负责地下商场大门的开关和地下商场公共区域照明灯的开关。双方并没有订立合同约定要被告每天下午下班后必须关闭所有地下商场的电源。且关闭地下商场的总阐会影响地下商场鱼池的供氧和冰柜冰箱的保鲜。其他的地下商场个体商户也不会同意;5、原告所称其损失共计206777元,这也仅是片面之词,无法定部门作出的价格损失评估意见,我业委会有充分理由不认可。本案的起火部位是在原告经营的37号商铺门面内,起火原因是电磁炉长时间带电工作,蓄积热量引燃周边可燃物所致,37号商铺门面内的电磁炉用电是属于原告私人空间用电管理范围,不是地下商场公共区域的用电管理范围,是原告在其私人空间范围内使用电磁炉长时间忘记关电引燃其周边可燃物所致的火灾,纯属是原告人的过错行为,这与被告业委会对地下商场公共区域的电源开关管理应尽的公共管理职责没有任何必然的因果关系,故原告因本案火灾所受到的责任损失应由其自负,请依法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被告都匀市京都广场业主委员会为证明其主张,向本院提交了以下证据:1、关于证人陆某、李某等四人的调查笔录,拟证明原告并没有交27号和37号门面的物业管理费,物管费主要用途是公共区域的卫生打扫和公共设施维护;起火部位是在原告的37号门面内;保安每天对京都广场地下商城公告区域的清场就是开灯、关灯、开门和关门,以前从来没去关电源总闸。原告质证没有意见,但是认为有些证言与本案无关联性;2、京都广场地下商城照片四张,拟证明地下商城大面积的照明灯,保安只负责照明灯,并且养鱼池是需要大量照明灯,总闸是不能关闭的;电磁炉周边有易燃物,所以造成了火灾。原告质证对真实性无异议;3、收费单据一份,拟证明原告没有交纳37号门面的物管费,从委员会接手后也是没有交纳物管费的,所以原、被告之间没有形成合同关系。原告质证认为对真实性没有意见,但对证明目的有意见,原告确实是有4个门面,37、38号门面是原告租用的,37号门面用作库房,不仅仅是原告一个人没有交物管费;4、《火灾认定书》,拟证明火灾因原告使用电磁炉长期未关造成,与业主委员会、物管没有任何关系。原告质证认为证据的真实与否由司法机关进行解答,原告租用的37号门面从一开始使用就是不通电的,所以消防认定是错误的,我们只是承认了起火中心区域,但是起火原因我们是不同意的;5、都匀市京都广场小区管理规约一份、京都广场小区业主委员会章程一份,证明规约中说明了哪里是公共区域,没有提到业主委员会没有责任去管理消防设施。原告质证对认可真实性,但对被告代理人的解读有异议,这份章程里面清楚的明确了消防安全是业主委员会和物业必须要行使和管理的,规约中的内容也证明了业主委员会在消防治安管理方面应该行使消防管理的义务;6、证人杨某(2007年任京都物业保安、2010年至今任水电工)、陆某(2007年至今任京都物业保安)出庭作证,拟证明从每天保安的清场工作(就用电部分),只是关闭公共部分的照明电,并不关闭电源总阐。原告质证认为二证人受雇于被告业委会,非常明显隐瞒了保安关电的事实,二人所说的与本案事实不符。

  当事人围绕诉讼请求依法提交了证据,本院组织当事人进行了质证,对当事人无异议的证据,本院予以确认并在卷佐证。当事人无争议的事实本院认定如下:原告张祥兴系都匀市京都广场地下商场经营百货的个体户,其在京都地下商场经营管理门面有4个,即E25号、E27号、E37号、E38号,其中E37号门面系租用于产权人富龙茶业公司。2017年7月4日京都广场E区商铺门面发生火灾,烧毁E区商铺门面9个,包括原告经营使用的E27号、E37号、E38号三个门面被烧毁。2017年11月原告张祥兴以被告未尽到物业管理应尽义务,未关闭地下商场所有电源,造成此次火灾,应承担火灾赔偿责任为由,起诉来院,要求被告赔偿原告火灾损失206777元。被告则认为火灾与被告对地下商场公共区域的电源开关管理应尽的公共管理职责没有必然的因果关系,火灾系原告人的过错行为引发,原告损失应由其自负,请求依法驳回原告的全部诉请。

  当事人有争议的事实本院认定如下:原告张祥兴对都匀市公安消防大队于2017年9月4日作出匀公消认字(2017)第0005号《火灾事故认定书》持异议,并提出书面复核,黔南州公安消防支队经复核后维持该《火灾事故认定书》,现原告继续向上一级部门申诉中。对此,本院认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消防法》第五十一条规定“……公安机关消防机构根据火灾现场勘验、调查情况和有关的检验、鉴定意见,及时制作火灾事故认定书,作为处理火灾事故的证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十八条规定,行政管理部门依据法律规定制作的交通事故认定书、火灾事故认定书等,人民法院应当依法审查并确认其相应的证明力。故该《火灾事故认定书》系都匀市公安消防支队依法作出,在未被其上级机关撤销之前,本院对都匀市公安消防大队于2017年9月4日作出匀公消认字(2017)第0005号《火灾事故认定书》的证明力依法予以确认。

  本案争议焦点:京都广场地下商场电源总阐的关闭与否与本次火灾有无因果关系?

  原告认为因为被告未能在清场后关闭电源总阐引发火灾,为此向本院申请了数位证人出庭作证,证明前任物业管理的京都物管公司每天对地下商场进行清场和关闭电源总阐,以此推定本次火灾是因为现任物业管理的被告没有关闭电源总阐引发的火灾。被告则认为电源总阐关闭与否,与发生火灾无因果关系。对此,本院认为,京都广场地下商场的电源总阐关于与否,与该地下商场其他经营户利益相关,对于私人空间的消防义务,个人应是第一责任人,《火灾事故认定书》认定原告张祥兴实际管理使用的E37号门面是起火点,是原告门面内电磁炉长时间带电工作,蓄积热量引燃周边可燃物造成的火灾,原告因疏忽大意、未能消除室内火灾隐患是造成本起火灾损失的直接原因,而京都广场地下商场电源总阐关闭与否,与本次火灾的发生并无直接因果关系。

  本院认为,京都广场“7.4”火灾,经都匀市公安消防大队作出的《火灾事故认定书》认定,故该事故应系原告疏于消防管理、未能消除室内火灾隐患,疏忽大意造成。因火灾造成的损失,应由引发火灾的责任人即原告张祥兴自己承担。被告都匀市京都广场业委会系现任京都广场物业管理人,根据《物业管理条例》规定,业主委员会应是业主大会的执行机构,不是物业服务企业,在履职方面比较正规的物业服务企业相对较弱,根据权责相对应原则和公平原则,本案被告在本次火灾中并没有侵权行为和过错行为,代履物业管理过程中应视为已尽管理人的义务,且故依法不应承担本次火灾事故造成损失的赔偿责任。建议被告对法律条例赋予业委会职责认真领会,尽早选聘相应的有独立法人资格的正规物业服务企业履行物业管理职责。综上所述,对于原告张祥兴主张被告赔偿火灾损失之诉,因无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依法不予支持。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三十七条、第三十八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原告张祥兴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4400元,因适用简易程序减半收取2200元,由原告张祥兴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贵州省黔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

  审判员

  罗国微

  二〇一八年二月二十三日

  法官助理陈鲁茜

  书记员周雨秋(代)

上一篇:欧文俊、蒙帮俭故意伤害一审刑事判决书
下一篇:返回列表